《我的名字》【BD1080P国语中字】链接百度云

《我的名字》【BD1080P国语中字】链接百度云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iGRlL9rEdZoXpgg6DnLtdBT

《我的名字》:撕掉复仇的外衣,我们能看到真正的大女主戏吗?

最近,由Netflix出品、韩国导演金镇民执导的电视剧《我的名字》也走进了人们的视野。
这集片名为《女性成长》、《犯罪复仇》,已于10月15日发布完整版。这八部电视剧所讲述的故事情节其实很简单,女主角尹智友为了寻找杀害父亲的凶手而隐姓埋名,以吴惠进之名潜入毒品调查小组。

(女主角伪装成吴惠进进入警局)
便衣警察,少女复仇,反转恩仇,《我的名字》聚焦的点滴不断刺激着观众追剧。剧中演员丰满的角色塑造和动作镜头的出色表现也使得这部动作题材的电视剧倍受好评,目前豆瓣评分7.8。自然,这部剧倍受关注,也有它与大多数《无间道》电影不同的大女主戏。
(豆瓣评分《我的名字》)
在电视剧中,“物欲”的媒介呈现,依靠男伴的依附姿态,缺少“独立意识”的人格特征,使得许多电视剧中的女性角色都被扁平化、标记化、刻板化。其中女主人公尹智友突破了“物欲主体”的束缚,摆脱了“男性凝视”的禁锢,更加强调了她作为一个独立个体在复仇路上的付出和经历。

(崔武镇扮演者朴熙顺在发布会上介绍剧集)
在快节奏的剧情中,尹智友这一角色稍稍抽离了对女性形象的刻板印象。潇洒的短发、纯黑色皮衣黑靴、拳打脚踢、毫不犹豫的刀子起刀落,女主角展现出来的反叛象征,不断建构着这一坚毅独立人格与挣脱束缚的女性人物镜像。
可惜,作为一个大女主剧,女主角的成长过程却并不是剧集的焦点。经过数场黑白光影争夺战,四年间,女主角的战斗速度提高了八倍,并在第二集一开始就击败了东川派的所有男打手,剧情显得跳跃和扭曲。
这部小说所强调的力量价值成了女主角的主要特征,在故事发展的对抗场景中不断再现。然而,当上了警察之后,她显示出的战斗力并不像当初那样强大。而且除了力量训练之外,卧底经常注意到的销毁通讯证据,反追捕等细节似乎也被抛在脑后。对许多想看正反两派智斗的观众而言,一方面是极不过瘾,另一方面也会产生主角「力量尚可,智商不足」的感觉。
(已调查女主角的电话记录)
在这种意义上,强力值这一特质似乎只不过是推动打戏发展的线索,剧情快,情节爽的逻辑下,暴力输出增加,女性议题的深度被削弱。对于一部女性题材的电视剧,除了追求看剧那一瞬间的“快感”,恐怕更多的要探讨女性角色复仇之外的成长和收获。
破除男人盯着的女人:不只是复仇。
《韩国女性题材电视连续剧》的形成,有着深刻、复杂的社会文化和政治经济原因。20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在西方女权主义思潮的影响下,女权主义理论在韩国得到迅速传播和发展,妇女平等、独立的呼声也随之高涨。

(韩国的全球性别差距排名第102位|数据来源于《全球性别差距报告》,2021)
从早期热映的《大长今》到近年来的《常请吃饭的美丽姐姐》、《82年的金智英》等韩国影视作品,韩国电影也不断涌现着围绕女性命运与情感的主题。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大多数的女性角色仍然注重外表美丽、感情专一的“弱者”形象,并保留了男性审美观念。
在这个角度上,《我的名字》无疑是打破了男性凝视下的女性形象。男主角尹智友从正面对抗校园暴力,到对强暴东川派打手的激烈反抗,单枪匹马用一根警棍将众多打手打翻在地,控制住了毒贩,她走的每一步几乎都是跳脱出来的。
与此同时,韩韶禧在剧中的动作戏也不断被提及。较知名的女性动作作品大多来自欧美,例如《杀死比尔》中的复仇新娘、生存类电影《饥饿游戏》中的凯妮丝。但与影片中在空地和野外展开的动作戏不同,在《我的名字》中,大型吊威亚的场景较少,比较近身肉搏。
而且在各种战斗中,女主角都没有扮演过“超人”的角色,受伤、流血是正常现象。但是在最后关头,她总是可以放下。不管是一场最开始的一场群殴大战,还是最后一场与崔武镇的生死较量,看似被压倒的女性身体背后,女主角被反抗与复仇的拳头与刀再次高扬,赢得了最终的胜利。
在一种略带灰色的颜色中,女主角的穿着也保持着一种黑暗。无显著之处,亮晶晶的韩系妆容,高清晰度镜头下的血迹,使观众对韩剧中女性角色最看重的外表,只会跟着复仇的女主角感受复仇过程中的情绪变化。
其实,女性复仇的情节并不算有创新。7月上映的《王国:北国的阿信》和《我的名字》有类似的故事内核——女主角为了报仇愿意付出一切,却都反被仇人所骗,忠诚成了一个笑话。两位末尾都走向了相似的结局,复仇的女主角在经历背叛和欺骗之后,放弃了内心的感情,只是为了寻找亲手杀仇的结果。
小说最后,凶手被女主角亲手杀害,欣喜地欢呼之后,观众不免感到空虚与迷茫:仇人被一刀杀的爽快背后,真要报仇吗?给你发便条的警局出了问题吗?毒贩子组织已经被消灭?
全剧以女主角尹智友的离别为结局,此前的一幅画面是同穿警服的她父亲的合照,另一幅则是她和同事和情人全弼道一起喝酒的回忆。
充斥着悲剧性的是,对她而言,两个最重要的人物都已离去,一个是复仇的起因,一个是复仇的动机。从那以后,她会选择怎样的道路呢?能否重新找回她的名字和生命的意义?
(末尾出现女主角的名字,改为卧底进黑帮的父亲原姓宋)
在回顾了整个剧情后,《我的名字》给女主角被手刃仇人称为“罪孽复仇”的标签画了个句号,但是并没有得到充分体现。除女主角外,整个剧中的女性角色几乎没有存在感。小说中女主角救出的最后一位刺青女,更像是推动情节发展的“工具”。打破男性凝视,我们更需要树立女性多面性的形象,结合时代背景,展示女性成长的起起落落。
强烈的审美风格“爽剧”:娱乐化,深入的电视剧。
复仇线外,《我的名字》剧情中的情感线也遭到了一些争议。虽然尽力削弱了女主角的感情戏,但在最后一集里却出现了女主角和警员全弼道的激情戏。
(警察全弼道劝告女主角不要一人背恨)
异议之声一方面从情节的合理性出发,认为这一段情节破坏了女主角压抑的复仇情绪,使情节向“爱情脑”方向突然转向。前几集几乎全是为女主角的复仇服务,感情上的铺垫也没有那么多,在剧集只剩半个小时的时候,突然出现了拯救的桥段和浪漫的床戏,给人一种动作片中插入抒情诗的错位感。
一方面是由于这段激情戏属于导演的临时性加戏,女演员韩韶禧事先并不知道。而且韩韶禧最初也对这个情节提出了怀疑,认为这有可能模糊了尹智友的复仇主线。不过,按照导演的解释,即便知道也有可能引起争议,但他认为这个故事情节是为了强调智友作为人类的感情,从而使随后的行为发生了变化。
这种解释类似于部分认同的观点,即女性也是人类,尽管在复仇的目的下失去了生命的意义,但她并非一个怪物,一种工具,更需要有人真正呼唤她原来的名字。就像电视剧中女主角的自白一样,为了复仇而付出一切都是魔鬼。
情绪化的争论背后,实际上也暴露出在“爽剧”逻辑下剧本的单薄。“我的名字”中快节奏的情节、激动人心的打斗画面无疑都是适合当下散播的素材,而大量的实景镜头,也在某种意义上迎合了观众。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