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水漂流「HD1080p高清中字」百度云资源

浊水漂流「HD1080p高清中字」百度云资源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HNHXVD61bUNkcVRNPEOm6pF

吴镇宇、谢君豪主演的《浊水漂流》,披露了香港底层的无力

当今语境中,说港片死了,香港电影的背后是一片失落。
消失的不只是电影和城市,还有在高楼大厦、深水湾街头游荡的露宿者。
《浊水漂》由李骏硕导演,将目标对准香港底层人群,揭示出城市中上层人士的傲慢与底层无力。
导演过跨性别题材电影《翠丝》的李骏硕,姜皓文和惠英红主演,而《浊水漂》中的卡司,则是完全不输《翠丝》。
电影中有吴镇宇和谢君豪两位,两位影后女神李丽珍和叶童(特别出演)出演,在演技上得到保证,也有人希望吴镇宇能够拿到金像奖。
令人遗憾的是,这部影片并未被选为中国香港参加94届奥斯卡。

这部影片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2012年,香港深水脚民政总署和食环署在深水后清理了多名露宿者的私人物品,随后露宿者集体将政府告上法庭,争取公义。
影片和现实之间存在着差距,但是必须承认,电影中的故事仍然存在。
"露宿者的家,是街上的垃圾"
“浊水漂移”与“一念不明”的主题类似,都是在讲述香港底层民众的悲惨遭遇。
影片的主要视角是香港深水的“露宿者”,作为底层群体,如何在夹缝中生存,如何在不公平中失去语言。
小说开头,辉哥(吴镇宇饰)从监狱返回社会,儿子在十年前已经过世。
除了一套衣服,他所有的家庭财产都是一套衣服,还有一张夹子和儿子的合照。
一句“外面就是一座更大的监狱”,也暗示了他在社会中的地位,处于底层,监狱内外对他没有什么不同。
一层又一层,互相帮助取暖的,还有曾经的夜总会小姐,现在是陈妹(李丽珍饰);80年代来港的越南难民(谢君豪饰)。
在香港,辉哥的生活,不在街头就是监狱,城市的高楼仿佛与他一生没有任何联系,街道就是他最大的归宿。
一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的露宿者都受到排挤。

香港食环署把露宿者的家当作垃圾处理,清场时也无人认领,辉哥最珍贵的家族合照也被无情扫进垃圾袋。
有人提出要取回自己的个人物品,却被警察告知,非常重要的话自己去报失,今晚就是要清理这条街上所有的垃圾。
还有警察口中的垃圾,是露宿者的身份证、护照、与家人的合影、床、日用品等。
对于街头巷尾来说,露宿者的房子是垃圾,对于社会上层人士,有什么不好?
面无遮拦,但只能无奈地问:流浪街头违法吗?
谁会有疑问,为什么不租公屋呢?事实上,香港的廉价公共房屋并非人人都可以申请。
最小十平的香港公屋,一楼就能住20多人,递交公屋申请后,平均要等上5.5年。
曾有一档叫做“穷富翁大战”的节目,衣食无忧的香港富商经历了底层生活,面对带厕所的海景,一位富豪抱怨:大陆乡下比这里好。
虽然如此,香港寸金寸土地上,对于露宿者而言,拥有瓦遮头已是奢想。
当露宿者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时候,社会工作者何姑娘(蔡思韵饰)告诉他们,根据规定,政府清场时,应事先通知,并可在7天内取行李。

如今,大家都可以与政府抗争,争取自己的权益。
他们从来没有打过胜仗,难得有机会争胜,自然要去打到底。
镜头里,以辉哥为代表的露宿者,生疏地喊着维护人权的口号:露宿无罪,滋扰无理。
后来,辉哥还是很担心的问何姑娘自己说错话了,怕累了街坊邻居。
自己唯一的家园被当作垃圾清理掉,自尊心受到践踏,走上艰难的维权道路。
大费周章的控诉只有一条:希望政府给他们合理的补偿和公开的道歉。
事实,常常没有想象中的顺利,即使只是道歉。
02
孤注一掷,是妥协还是维护尊严?
在洗街之前,露宿者可以让露宿者收拾好东西,而不必践踏露宿者唯一的尊严。
陈妹告诉警察:
马路上建筑垃圾那么多,为什么不先清理呢?
楼主的家当不如建筑垃圾,社会上层人士的自大,随着警员的台词被点破。
"警察工作不是由你教的。"
该条例规定,行李箱在任何地方都要受到轻视,规定在7天内可以领取,而事实上,行李箱在被送到垃圾车的那一刻起就被送到了垃圾场。
街头巷尾都不见了,露宿者可以物尽其用,但是尊严被破坏,就很难恢复。
维护工作还在继续,但还需要瓦片遮盖。
夜幕下,桥底的木房子不起眼,后面的灯火辉煌的高楼,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而桥下的小木屋,却是辉哥生命的终点。
当露宿者要求赔偿每人3000元并公开道歉时,法官明确指出:
如果要公开道歉的话,投诉就更难了。
庭外和解最终以政府赔偿每人2000元为条件,但是对于公开道歉,坚决拒绝。
他们处于社会底层,作为边缘人,市民每天都可以看到他们,却似乎没有真正看到他们。
而且他们面对不公正,有些人选择妥协,有些人为了尊严而气馁,不和解。
「到此为止,还会有什麽生气?」
「那你为什么要撑著呢?」
「我做错什么了?我会给你一条公平的路
「你们不和解,让大家都受不了」
镜片上每一处贫富对比的街景,密集的高层建筑下,露宿者甚至在街道上睡觉也被轰走。
在经济发达的城市,有一群人因为暴力而不承认错误而道歉;另有一群人无业、住在城市。
即使在任何时候消失,也没有人在乎、吃惊。
辉哥常说的一句话:深水湾来自贫民窟。
但是对房地产开发商来说,谁还会在乎这块寸金沙的土地是贫民窟吗?换言之,谁也不关心自己的生死。
深水湾是个贫民窟,现在他们建造这些昂贵的公寓,穷人住在哪儿?
到处都是被生活的压迫,强迫他们妥协,穷人可以住在哪里?回答显而易见,但是根本性的问题,却没有人能够解决。
空间狭小,拥挤,环境带来的孤独感,早已将他们吞没。
再回陈妹船上的辉哥提问:香港,真的是这样好吗?
「香港已经不在我的地头了,只当我漂泊于此时,我知道它结束了,何必担心呢?
03
在面对宿命时,不是悲伤,而是愤怒。
“浊水漂移”中,导演并没有太多地想要和大家见面的背景,重点放在露宿者的体验上。
不管他们在过去的地位如何,以及什么原因使他们成为露宿者,都不应受到这种待遇。
正如电影开篇所说,露宿者没有得到正常人应有的尊敬,这也是社会变迁。
那群人在大街上睡觉,公开展示他们的生存状况,恰恰是经济和政治缺少平等关系的证据。
事情曝光之后,社工就派饭帮助他们理发,但是其他人对他们进行了骚扰。
记者采访露宿者,并非真正愿意帮助他们,只希望能听到泪水的故事;年轻人探视他们,只是为了体验不同的社会阶层生活…
无论外界有什么目的,在搭起小木屋,打起官司来,辉哥似乎看到了自己在社会上的一种地位,并且可以被人看到。
辉哥最终选择了主动戒毒,试图将自己从浊水里上岸。
辉哥的怒火在不断燃烧,直到政府拒绝为洗地者道歉,同伙劝他和解,辉哥心中的怒火愈演愈烈。
吸毒者的确没有办法洗,但做错事要道歉,不论这位露宿者是否上瘾。
「政府做假钞要道歉」
维护不了尊严,内心的愤怒无法释放。
当大家都走开时,辉哥的痛苦化作火焰,变成一股永不消散的烟。
下层人群,不论死人,都是穷途末路,可是大都市却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
居住环境的孤独感促使他们结成群体,围炉取暖。
它们反抗过,但是谁也救不了,露宿者仍然无法从浊水中上岸,即使木屋被烧掉,问题依然存在。
作为中产阶层的社会工作者何姑娘,即使上了年纪,也帮不上忙,但还是不能改变什么,能争取的只是物质上的补偿。
所以何姑娘对露宿者的同情,又是没有用的。
导演的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